JOBINN为您提供优质的求职客栈和满意的工作岗位
为解决来沪人才租房问题,JOBINN为您提供日租、短期租赁、长期租赁等公寓!
JOBINN在浦东、黄浦、徐汇、虹口、杨浦...上海各区近万个职位供您选择!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求职季的难题:求职易,涨薪难

发布时间:2017-03-21

555

 

几乎所有国家的失业率都在下降,可是任何国家的工资都不上涨。

从英国约克郡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到日本大阪和美国西雅图,在许多发达国家的劳动力市场上,现在都是找工作的好时节。

加拿大、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等七国集团成员国的失业率都接近、甚至略低于官方认定的最大限度就业水平。

不过,世界各地的工资增长却没有起色。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这意味着薪酬上涨推动需求增加、带动商业投资、最终提高工资定价能力的良性循环仍然难以实现。

“这让人困惑,”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首席国际经济学家托尔斯滕·斯洛克(Torsten Slok)说,“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工资增长的迹象。”

七国集团成员国的失业率接近充分就业水平

找出谜底至关重要,因为这让世界劳动力市场的健康和货币政策方向面临不确定性。各国央行本来应该调整政策利率应对通货膨胀,如果他们认为就业增长意味着通货膨胀即将到来,那么政策收紧速度可能过快。如果他们关注疲软的工资增长,那么他们可能最终保持低利率太长时间,加剧资产泡沫。

利率决定

美联储官员在3月15日结束会议,宣布加息0.25个百分点,作为经济危机时期低利率政策逐步正常化的举措。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已于3月16日公布其利率决定。

目前为止,决策者把工资增长的缺乏归咎于现在经济疲软的状况。可是这种解释如今看起来显得很牵强。

在美国,不愿从事兼职工作的劳动力人数恢复到2008年的低点。在日本,决策者希望提升通货膨胀率,当地服务行业(如住宿和老年护理)的劳动力短缺并没有带来工资上涨。在加拿大,失业率已经下降到经济衰退后的低点,可是工资增长速度创下10多年来新低,跟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

即使在2016年实现工资增长的英国,最近也有增幅放缓的迹象,这可能归咎于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以来的不确定性,而且有证据表明,随着通货膨胀加速上升,实际工资水平增长持续放缓。虽然3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失业率降至1975年以来最低水平,不过经过通胀调整后,基本工资收入仅增长0.8%,为2014年以来最低。

在德国,经济以高于长期趋势的速度增长,工资缺乏强劲的增长也许与工会施加的长期限制有关,这要考虑到以出口为主的德国对全球贸易保持很高的竞争力。德国联邦统计局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工资涨幅为1.8%,创下三年来最慢增速。在当前德国失业率处于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之际,这种情形令人更加感到困惑。

由于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对这个问题非常关注,他上周表示,工资是评估经济状况的“关键点”。如果欧洲央行想要实现欧元区中期通货膨胀率略低于2%的目标,工资必须恢复增长。

这是“通货膨胀自我持续的关键”,德拉吉在3月9日说,

“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关键因素。”

低生产率

这个问题不仅困扰七国集团。澳大利亚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悉尼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工资增长停滞是这个国家面临的最大经济难题。莫里森说,

“澳大利亚民众的工资收入一直持平,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像样地涨过工资了。”

薪酬增长放缓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全球劳动生产率疲软,劳动生产率是指单位时间内工作创造的产量。生产率的提高可以来自各个不同的方面,也是机械化、技术、人类智慧、提供服务和制造产品方式持续创新的巧妙结合。

劳动生产率下降

在美国,2016年全年生产率同比增长1%,而在金融危机爆发的前一年,2007年生产率增长为2.4%。

“我不愿意这么说,但是我们也许处于工资增长的新常态,”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驻纽约高级美国经济学家奥马尔·谢里夫(Omair Sharif)说,“在生产率提高以前,你可能很难看到名义工资增长超过3%。”

当生产力提高时,公司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向外界提供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在最好的情况下,持续增长的利润有一部分可能分配给员工,从而提高薪酬。随着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低生产力意味着公司必须雇用更多的人才能完成这项工作。这有助于维系消费需求,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都在获得工资收入。可是工资不会大幅增长。

美国2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3.5万,失业率为4.7%,接近美联储估计的4.8%,这代表着劳动力资源使用最大化的就业水平。美国过去12个月的平均小时工资名义增长2.8%,与2016年增幅不相上下。1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了2.5%,所以实际的工资增长很低。

日本酒店

同样的解释可能也适用于日本,日本劳动力短缺的行业也是低生产率的领域。酒店、餐馆和养老院都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员,可是难以提高生产效率。

在制造业,机器人技术的应用有提高生产率的空间,但是这未必会转化为蓝领工人工资的提高,他们的工作岗位也可能转移到海外。

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经济大萧条给劳动力和制造业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把薪酬预期设定在较低的水平。

“通货膨胀预期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与此相关的是,工资需求受到抑制,”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内森·希特(Nathan Sheets)说,“这是过去几年的低通货膨胀、通货去膨胀甚至是通货紧缩环境遗留的后果。”

工会组织

日本的情况就是大体如此,当地的工人和工会更注重保护就业机会,而不是寻求加薪。虽然日本失业率降至只有3%的水平,达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低点,可是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后,日本平均月工资到2015年持续四年下降。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显示,2016年平均工资增长幅度仅有0.7%。

各国中央银行行长可能对当前的金发女孩经济(注:维持适度增长和低通胀的经济状态)环境的某些方面感到满意。在就业率增长的同时,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都保持在较低水平。

然而,目前的状况也掩盖了人们对未来期望不高的本质,以日本为例,足以说明一个经济体要转向更有活力的体系会是多么困难。

联系我们

优质的服务,帮您寻找适合您的房屋!欢迎您的来电咨询。




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新路58号银桥大厦608室 021-58900567 18221010567 kailine@126.com www.jobi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