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INN为您提供优质的求职客栈和满意的工作岗位
为解决来沪人才租房问题,JOBINN为您提供日租、短期租赁、长期租赁等公寓!
JOBINN在浦东、黄浦、徐汇、虹口、杨浦...上海各区近万个职位供您选择!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求职驿站”里的匆匆过客

发布时间:2017-03-21

Img219394360

 

视点导读

3月的求职高峰期已经到来。

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自全国各地、梦想在上海打拼一番的大学毕业生,开始奔走在申城大大小小的招聘会上。由于经济拮据,绝大多数的外地大学生在上海找到工作前的落脚点是一些便宜的小旅馆或简陋的招待所。久而久之,一些交通便利地区的小旅馆、招待所成为外地来沪大学生的聚集地——乐观的年轻人把这里叫做“求职驿站”。

既然是“驿站”,就注定了所有的落脚者都只是过客。匆匆行色中,“求职驿站”见证了一拨拨人踌躇满志地来,又眼看着一拨拨人各奔东西地走。“求职驿站”是一个载体,记录着一个个外地求职者真实的人生故事……

他坚持: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早晨:匆忙梳洗为赶招聘会

早上7时,晨风轻叩窗棂,朝阳爬上屋顶。龙吴路石龙路口一家5层楼的招待所里有些热闹起来。

209室的侯文敬从靠门的第二张床铺上一骨碌坐了起来,看看枕边的闹钟,慌慌张张地开始穿衣服。这个房间20平方米左右,一盏吊扇,一支日光灯,8个床铺。床铺和床铺之间大概只有0.5米的距离,床铺旁边散落着拖鞋、皮鞋和报纸。水泥地板上的红漆斑驳不堪。

睡眼惺忪的侯文敬越过杂乱的地面,走进卫生间。就着卫生间发白的灯光,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有些肿。他低头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挤着牙膏,之后有点茫然地把牙刷塞进嘴里来回刷着。

回到房间,有的室友还在蒙头大睡,有的正在起床。侯文敬拿起枕头底下的小梳子,梳梳头,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床头的衣架上取下一套西装。穿戴整齐后,小伙子的面貌焕然一新。这天上午,他要去光大会展中心参加一个招聘会。

这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侯文敬在上海求职的第6天。“前3天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二三个人一个房间,30元一个晚上,太贵。”他在一个招聘会上看到了这个“求职驿站”的宣传资料,就住到了这里,“虽然简陋了些,但比想象的要好。”

下午:“驿站”里有人找到工作

中午12时30分左右,侯文敬回到“求职驿站”。房间里没人,8张床铺上的被子都没有叠,胡乱地卷在床上。他放下书包,下楼到招待所的餐厅吃午餐——3元5角一份的蛋炒饭。

接下来,他来到隔了两条马路的一个网吧,熟练地在地址栏里输入几个常去的招聘网站,开始搜索招聘信息,并投寄简历。

上了2个小时的网之后,侯文敬再次回到宿舍。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高个男生拎着公文包走了进来。他一脸的喜悦,大声对众人说,他今天刚刚通过了上海某家电销售公司的面试,对方通知他下周到市场部上班。这个“幸运儿”叫姜怀玉,来自江苏无锡,大学里学的是销售。姜怀玉有二三年的销售工作经验,所以找起工作来算是比较顺利,他也是这个房间最快找到工作的人。侯文敬看着他踌躇满志的样子,有些羡慕,又有些心焦。他锤了姜怀玉的肩膀一拳,说:“兄弟,恭喜了。”

“外地毕业生来上海找工作挺难的,真的。”侯文敬说。“海明威有部小说,名字叫《太阳照常升起》,我喜欢海明威的硬汉精神,我不会轻易放弃。”

晚上:求职者的手机从不关机

吃过晚饭,侯文敬把床上的被子简单叠了一下,腾出一块地方,摆上10封求职信。他在每个信封上都工整地写好招聘单位地址,然后用胶水小心地给每个信封贴上邮票。“虹桥路在哪?”他看着一封求职信上的地址,问旁边的杨斌。

“在长宁区吧。”穿着褐色茄克的杨斌把头凑过来。杨斌来自广西贵港,毕业于广西大学会计专业,目前是注册会计师。他说他是老家一个会计师事务所的股东,来上海已经8天。他告诉记者,他来上海是想感受一下上海职场的竞争氛围,想多学点东西。

夜色渐浓。带着奔波一天的劳累和对明天的憧憬,侯文敬和209室的其他求职者陆续上床睡觉。他们的手机从不关机,因为他们期待铃响的那一刻。

不远处,一个KTV霓虹闪烁,进进出出的轿车仿佛告诉人们,这城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她成功:通知面试的电话响不停

晚上8时,曹杨路上的车流量相对白天小了很多。空气中有烤红薯的味道。

曹杨路梅川路的一个弄堂里,一家小旅馆灯火昏暗。一个穿白色外套的服务员懒洋洋地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哈欠连天。穿过一面大镜子,楼梯口的墙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潦草地写着:求职小屋请上3楼。黑黢黢的楼道里,靠窗晾着许多内衣、袜子。

3楼很安静,只有一间房间的门虚掩着。一个高个子、脸上有雀斑的女孩拿着脸盆走出来。

“知道了,你也保重身体。”房间里的晓梅微笑着挂了电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我今天接的第8个电话了。”她是河北人,2000年毕业于大连外语学院日语专业,日语一级,有2年国际贸易方面的工作经验。刚才是她远在河北的丈夫打来的问候电话。

晓梅住的这个房间15平米左右,6个床铺,大门上贴着一张王力宏的海报,已有些破旧。唯一的那张写字台上,一台18英寸的彩色电视机屏幕上闪着雪花。床铺和床铺挨得很近,床上凌乱地堆积着衣服、挎包、收音机。几乎每张床上都有招聘报纸,皱巴巴的。一个女孩的床上还挂着一只长毛绒玩具猴子。

“我去年就在这里住过,当时只住了一个星期就找到了工作。后来因为老家有事,就辞职离开了上海。”

晓梅说,这次来沪求职再次选择这里,还是因为便宜。“19元一天,还行。但是条件确实艰苦,没有电话,洗热水澡还得跑到上面一楼。”刚来这里5天,晓梅一口气投了20多封简历,“现在手机不停地响,都是通知我去面试的。”她有些眉飞色舞,“不过,我只会去提供宿舍的单位,我已经受够了居无定所的麻烦。”

这个鬈发、皮肤黝黑、其貌不扬的女子已经结婚。她的目标是,在上海“淘金”3年,然后回家乡生孩子享福。

他放弃:竞争激烈先回老家

田扈军离开大统路上这家小旅馆时,甚至没有象征性地回头一瞥。从春节后来沪找工作至今,吉林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田扈军在这住了1个月零5天。离开那个跟集体宿舍似的房间时,他把1个月来购买的几十份《人才市场报》、《求职金刊》、《二十一世纪人才》等报刊整整齐齐地码在床上,“也许别人还能有点用处。”

“上海不是没有机会,但很多单位注重的是工作经验,而这正是我们外地大学毕业生最欠缺的。”田扈军遗憾地说,“泡了一个月的招聘会,光顾着找工作,连南京路步行街也没去过。”

“来的时候有些盲目,以为只要有文凭,加上能吃苦,准能在上海找到立足之地,没想到这里的就业竞争这么激烈。我本来给自己的底线是3个月,现在想想不如早点回老家山东临沂找找看。上海很好,可惜不属于我。”

旅馆门口的账台,两个手拿地图、肩背行李的年轻人,正与服务员商谈着住宿价格。他们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期待,让田扈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联系我们

优质的服务,帮您寻找适合您的房屋!欢迎您的来电咨询。




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新路58号银桥大厦608室 021-58900567 18221010567 kailine@126.com www.jobinn.com